我从06年开始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STAUBLI,担任机器人服务工程师,那时候我刚毕业。抬头很好看,工程师,其实在法国系统里面,这是一个技术员的工作,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技术含量,充其量是一个经过培训后可以重要安装电路板机械件,甚至重新安装一下系统的高级操作员。这种工作,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器人的过程。在工作两年后,我就开始做应用开发的工作,这种工作相对来说,有一定的创造性,也是在此期间作为主程开发了全国第一套模块化的机器人激光切割系统,然后辞职了。之后,去了上海一年,然后病休,接着就开始了远程工作的生涯。

过去12年的工作,让我可以经常的接触到各种设备制造商,各类工程师。我发现一个问题,很多的国内设备制造商在不断的仿制国外的设备,经常发现使用的零件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做出的产品质量却很差,设备的返工率又很高,经常派工程师到现在重要调试或者返厂改,而我的设备一般一周过后,就完成没有任何问题的可以满足cpk接近4左右的大批量制造需要。

这种经常性的返工,让原本利润不高的设备,增加了更多的额外的成本,频繁跑到现在调试的工程师挣扎于车间,有时还经常性的加班,甚至放弃周末,有的带病作业。虽然工程师很苦逼,但是产出很少,效率很低,同时仿制的设备,缺乏好的安全防护,让工厂的操作员工作的非安全的环境。

我就在思考这种问题,为何中国的工程师那么的苦逼,加班是常事,而且收入么低,工作环境这么恶劣?特别是有一些工作,需要安全防护的装置,为什么他们没有?为什么他们不敢问老板要?为什么有些工程师愿意祼眼去调试激光?为什么有些工程师,不带口罩去调试Milling?有些工厂,内部有残余的氯气,为什么工程师还在里面工作?

我作为一个工程师, 看到问题,想到的是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我在2010.08.28的时候,建立了roboticsfaq.com这个非盈利的机器人技术社区
希望以一个技术社区交流的方式去影响别人,互相提高工程师的能力,让工程师可以有能力去争取自己应该有的东西。PS:中国机器人网的赵勇这个时候开始做中国机器人网,若干年后,我还被他嘲笑过,我做这个社区比他早,他做的比我好。后来又做一个工业机器人非盈利培训诩阆,希望将更多技能分享给工程师,提高自己的能力,是不是就能好一点,后来发现也难。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每一个工程师后面是一个家庭,他们面临着社会的压力。中国自下而上的改革,历来是要流血的,这些工程师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忍是一个最实际的行为。有一个机器人工程师,曾经就这么和我说:钱工,我就想安安心心挣点钱,其他都不是重点。

我反思过,为何我一个人6年了,可以处理这么多的设备和项目,同时我可以拒绝这些不安全的操作, 他们为什么不可以?是我一个人比较厉害吗?明显不全是的。我一个人的效率很高,同时我们的设备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带有一定的垄断性。因为技术有门槛,学习时间较长;同时我的效率很高,一个可以抵好几个人用,单位产出高。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作为工程师,我可以相对的坚持一些。

那我一个在项目落地的实施过程中,有什么方案是可以分享给别的工程师和设备制造商的吗?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提高工程师的效率,提高他们的单位产出;如果这种方法,也可以帮助设备商提高利润率,降低成本?是不是可以改善工程师的状态?如果让工程师也可以和我一样可以远程办公,减少差旅和快速解决问题,更好的平衡工作和生活,不用有太多的加班,是不是可以改善?这种方案需要什么工具?我以前的工具可不可以标准化?于是我在去年8月份开始思考,发布真的可行,于是开始研究,同时作调研,去规划这个产品。整体的想法,写在了智能制造加持工业物联网区块链技术,企业如何提效这篇文章里面,

我认为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我们通过这种技术的加持,帮助设备商提高利润率,间接帮助工厂提高产品的质量,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提高的工程师的效率和他们的工作状态。这是刺激我直接下决心辞职的原因,希望我的方法可以复制。

分享一下介器的目标:让制造业没有苦逼的工程师,让制造业没有停机的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