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

远程工作六年(2)

我为何放弃自由的远程工作,全职创业 有段时间没有写文章了,忙或许是一个理由,却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秋高气爽,正是审视一下的时候。 8月份是我在FRIMO的最后一个月,8月份后我就开始全职介器,奋斗在帮助制造业提效的路上,帮助工程师高效有尊严的工作。之前立过一个FLAG,要写一篇文章,谈谈为何我要放弃现在的远程自由的工作,创业介器,这篇文章就当作是还债,回顾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 关注我的博客的朋友,都知道我在过去的六年,住在杭州,工作的性质是远程。公司总部在德国,Osnabruck一个离阿姆斯特丹开车2个小时的城市。幸运的是,杭州有飞阿姆斯特丹的起飞航班,每次我都能避开烦人的转机,直飞然后从机杨直接开车去公司。 我的FRIMO德国公司内部的称呼是Specialist,名片的抬头是Robot Programmer,负责国内和附近的项目落地和沟通。我们这个团队是FLEX团队,

  • QIAN YONG
    QIAN YONG
13 min read
智能制造

制造业中如何合理培养和使用人的才能

很多人都习惯于不做调查就轻易的认为生产完全依赖于设备。事实上,人才是做好每一项工作的前提条件。如何合理的使用人的才能,如何把人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以下几个方式,是可以参考的: 把人放到合适的位置,让他干喜欢干的工作 制造业中,有很多重复性的工作。管理者需要注意的是,只要有人要求调换工作,就应该满足他们。而且应该定时调换,只要工人愿意。人不喜欢那些不是由自己提出的调换,由于有些操作是很单调的,没有人愿意长久干同样的工作。 如果有人不愿意换,那么他是喜欢这个工作。 可以把每个部门的工作按照特性和技能分类,比如ABC,新人可以先干C类,干好了再干B类,然后干A类。A也干的很好,就可以让他去干更高技能的活了。 德国很多工程师都这么干起来的,很多没有高学历的工程师,但是技术非常的扎实。我接触过的不少机器人工程师,

  • QIAN YONG
    QIAN YONG
4 min read
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需要什么样的工程师?

Photo by Matthew Kane on Unsplash 工程师和模具本身一样,也可以按照自己钟爱的方式,去塑造自己。 智能制造,呈现的是一种设备和生产的产品,而后面的推动者,却是一批批的工程师,这些工程师的行为,决定了新的环境下,我们会拥有什么样的智能制造,会让我们的生活使用什么样的产品。 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不会去思考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的未来,更多的时候是默许着事情变差后的后见之明,短期的快感如同性高潮一样,让人无法无动于衷。寻求一种工具,去塑造工程师的行为,就显得很重要。 西方制造业中(比如德国),以规范来约束过程,是一种重塑复杂系统结果的有效方式。它可以在日常不知情的情况下塑造工程师的行为,内化为他们的行为习惯,直接调整他们的行为,

  • QIAN YONG
    QIAN YONG
6 min read
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需要什么聚会

昨天晚上,看了KUKA机器人2017年北美的伙伴交流会,他们把合作伙伴聚集起来,展示自己最新的技术,为去年最优秀的合作伙伴颁奖,这种增强合作的活动对出售元机器的公司来说,特别好,这些伙伴都是生意链上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交流的时候,也把自己所有的看家技术都展示给伙伴看,希望这些伙伴可以使用这些技术,更多的提升自己的产品,同时,更重要的是,多出售出更多的机器人。 同行业的还有@ABBRobotics 也在做这个事情,每年都做,在中国也做。但是有意思的是,国内一些网站,自己不生产什么产品,却可以拉一批互为竞争对手的公司,搞这种聚会.搞笑的是,这些聚会还会同行业的这些公司贴金,主要是交钱贴金。 劳动阶级为了像富裕阶层那样获取各种奢侈品,也开始购置各种象征社会身份的物品,而穷人的这类消费比重要远远大于富人,这种消费叫做“炫耀性消费”

  • QIAN YONG
    QIAN YONG
5 min read

Subscribe to 于仁颇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