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1世界末日的这一天,我在沈阳,这是我去年开始生病后,第一次正式的,也是比较长的一次出差。在决定过去沈阳之前,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的身体健康,是不是能承受住工作中的压力?以及连续工作几天的强度?四个月前,医生说我可以考虑停药的时候,我还不能完全接受这样的一个恢复状态,因为脖子上的结节还存在,并没有真实的消失,就是直观上的完全恢复。这个时间,距离生病初始,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按照医生的治疗方案,一年12个月的时间,是基本上的保守时间,在经历了一年没有大的变化后,就表示恢复了。不过,我并不放心,于是开始了四个月前的恢复性跑步。这种跑步,并不是每天在进行,隔一天或者两天,刚开始的时候,1km左右,慢慢的增加到2km,到后来不一定是跑步,开始背着相机在西湖边徒步,慢慢的发现体能恢复,身体抵抗疲惫,恢复机能的水平不断的提高后,开始对恢复有了信心。在78岁老中医的中药调理下,西医断言不能消失的结节疤,在七帖中药的进攻下,在变小,内部不能削除的窦道,也在缩短。这一系列的正面的信息,让我对这个状态,充满的信心,久围的力量又重新灌注体内。于是,开始尝试着恢复性的工作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我重新开始的标志,挥挥手笑笑度过这个末日,这个末日已经不是末日,而是混沌的开始。

养病

记得二月份的时候,我还是很迷惘,很无助,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根我可以拉住的绳子,经历了五个朋的治疗,还是在寻找沙漠的绿洲.**黄沙漫漫行路难,蓝天悠悠修心艰。印迹随风成追忆,心中绿洲在哪边?**这首诗是当时自己心情最好的写照,不甘心不放心,无助而又迷惘的抱着各种中医的古籍,艰难的寻找着让自己心安能说服自己的治疗方案。对于医生的不完全信任,更多的需要自己的判断,这种路的行走,艰难的让自己想放弃。好在行走在一片无边的沙漠,脚印被风吹走的时候,还可以欣赏下蓝天下的灰黄。调整好后的心态,让自己重新的认识这个过程,从太过于专注疾病本身,到淡忘它的存在。

春天开始的时候,自然的生机,带来的惊喜,完全的吸引住了我。这种慢生活下的周围生物的变化,是以前的日子不会观注的,而现在每天花的开放,都让我眼前一亮。我的田园生活也在春开始的时候开始,赏花种花,成了日常休息服药阅读之后,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不需要太大的运动量,但是有太多的惊喜,这种生活渐渐的占居了我的全部。除了种植各种不同的花之外,开始信步游走,漫步田野间,欣赏野花,行在花丛中乐在花丛中是接下来这段时间里,最为开心的事情。散步距离的变远,时间的变长,精力与健康就在这段时间里悄悄的爬到我的身上。于是,能够背上相机,开始了打鸟,开始跑到西湖,能够冒着烈日,拍拍禅意荷花,驱车到严子陵钓台,游玩这个儿时就已经闻过未至的千年古迹,跑到植物园,看此花开尽更无花的菊花。这些慢下来的精彩,这么多年来从未曾注意过,却在这一年逐一的享受,祸兮福所伏,生活态度,全在于自己了。

工作与职业

反思了这几年的工作经历,特别是离开第一家公司前写的一个很重要的机器人应用项目--机器人激光切割,整体的回顾这个项目开发给自己带来的问题与收获。

有机会参与了一次苹果的面试,虽然因为还在生病,不能继续,不过却让我透过苹果的产来规划,好好的要析了一下由于苹果的巨大市场,给机器人行业带来的革新,比较深入的透过现象与了解它本质的内容,给周边的行业带来的改变。同时,也让我更好的用一些现实的实用数据,去二次分析解读数据中包含的市场信息。或者说,这几次的解读,让我从技术慢慢的转型到能从一个大的市场去分析这个行业,而像以前,仅仅依赖于一些现有的报告了。

学习了ROR,并且重新启动了roboticsfaq.com。带来了全新的机器人社区的功能,提供了工业机器人选型与力矩校验的功能,进行行业的数据分析,建立一个机器人工程师交流的社区,给机器人工程师一个推荐的窗口。值得一提的,这些新的功能的添加,都是自己在对ROR完全没有概念的基础上从零开始学习制作的,这个其实应该才是自己生病后的第一个项目。

阅读

这一年的阅读,很多,最重要的是[西藏生死书],是它让我建立了平和的心态,一种从癌到重病,并到淡然漠视它的平和心态。2012年的初春,我缩在小房间里,烤着火炉,靠着这本书,建立了我的信心,建立了我继续下去的勇气。

中医的一些典籍和西医的急诊医学,帮助我建立了基本的医疗判断基础,从最初完全信任医生的状态,到自我判断的状态,这当下这个医疗状态下,自我的这种经历,这种自我判断的能力,对于生病求医的人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医生对病人的漠视与过渡检查,过渡治疗,为私利而过开的药,碰到的太多,在最初的一段日子里,我也服用了这些药,好在最后认识并不算晚。

另外一本是「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程上」,让我从一个随意的初学者,慢慢开始关注于光影,构图等等细节,也在细细了解这些后,再来拍的一些照片,开始让自己有了欣喜的感觉,出去拍照的想法慢慢强烈,漫步在绿色的花园中,帮助着自己身体的恢复,温润着内心的干燥。

总结

2012年,我缩在躺椅上,寻着取暖器,抱着西藏生死书,寻找平和的信念;2013的冬天,我背着相面,在白雪皑皑的户外,寻找让我心动的姿态。人生起伏,如是。和过去告别,调整心态,如老者的心境,平和的接受;如青年的不羁,积极的追求;如少年的天真,坦率的批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