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乱听音乐,没有所谓非常喜欢的音乐,前一段时间听的DP的音乐,有几首,比如说song 6, or free loop or bad day,旋律什么的确实也不错,可是也只是听过就忘记的;因为看lie to me第十集而开始听的four seasons in one day,也只是听了一周后完全就不记得了。目前为止,似乎只有及少数的音乐可以入听而不厌,比如伍佰的《突然的自我》,但是可以让这种音乐近到心底的,这首也不算上,直得听到了那首梵文的〈万物生〉,近乎我让我诧异的程度。

高中时代的班主任,是一个很博学的文人,有一段时间给我们讲禅宗。我还是很记得那种虚无的意识感觉的理念,有无皆在一念之间。当你以什么为基础去思考时,所得到的结论是完全的不一样的。所以就有了空色,所以就有了风动与心动。也是因为这样的一种感染,我去找来了高僧念诵的《心经》,听了一段时间,这种音乐,很非常急速的进入我的心底,可以让我很快的平静下来。只是后来的学业烦忙,并且在宿舍中听这样的一种音乐,对于那些不好的同学来说,是一种折磨,并且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孤于朋友之外,慢慢的开始听一些流行的歌曲,自然的没有最喜欢听的音乐。所以,和朋友们在聊天的时候,有些就会提到有没有喜欢的偶像歌手什么的,年龄大一点的,可能就多的会提到的刘德华,张学友,谭咏之类的老手,年轻的一点就会听一些周杰伦啊之类的歌,而我呢,似乎都听,也没有最爱的,听的时候,完全不会去记忆,所以多数时候,听到旋律我都能知道这是我熟悉的,但是不知道名字,因为听的时候,本身就在乎。

而这首梵文的《万物生》,让我又回到了当年听《心经》的那种安宁。我记得,那时候我写过一篇《宁静》的周记,当中有一句话我来解释宁静,心灵的安宁才是宁静,一味的去寻找一个安静的世界,并不是个人人的宁静的达到,更不会是一种享受,相反一味的去追寻的时候,获得的只是暂时的。这首曲子,让我重新又去寻找了那《心经》了,其实还是去寻找那种因为工作而失去的久违的了宁静。

也许因为我一直在寻求这种心灵的一种体会,也正此而似乎自己听音乐的时候,从未有去记忆过或者去了解过这个歌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所关心的只是他的音乐,这种音乐是不是能够接近我的心底。只有置身于这种宁静的时候,好种而来的放松也能放人彻底的放开,而不用去担心那种在社会的风险。《潜伏》中余则成说过,我白天工作的时候,在不停的演戏,而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希望不在有这样的压力,会受不了的。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多数人的工作,包括一些社会的交往,都不能让人有一种最真实的状态去展现出来,为了保护自己,就必须要去演戏,这就让一个人的真实本质完全的隐藏起来,这种隐匿,会非常痛苦。

生活无法改变这种状态,你也只能去适应这样一种状态。而所能改善的就是,工作的一张一驰,给自己一些宁静的放松时间,不去担心,不用去想一些事情,不用去演戏,让最真实的自己在最放松的环境下得到休息,音乐,或者说这种能触动到心底的音乐,则不失为一种好的工具。当然,这处音乐,随人而定,有人习惯于pop,有人则是rock,还有可能jazz合你心底,依人而定,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