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的雨水浇灌后,杭城的温度已经开始下来,不再是之前的酷热难耐了,倒是有了些许寒意。今晚还是有一点细雨,在这样一个清冷的夜晚,思绪也会不自觉的活跃起来,却又觉得无话可说。于是凑了首杂碎权作记录:

清冷的夜晚忙碌的心,
              轻拂的风下未了的情,
              飘落的雨中逝去的人,
              苍凉的崖上孤狼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