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唯一一个还記得如此去做喚醒别人的女孩子,我敬佩她,同时,也对自己不满,因为,昨天我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