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ubscribe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没有比工资更重要的了

作者:Henry Ford

没有比工资更重要的问题了 ——我们国家的大多数人都是靠工资生活 。他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与工资的增长 ,决定着国家的繁荣 。

靠习惯来管理企业是不行的 。比如有人会说 : “我支付的工资越来越高 。 ”然而说这话的人却不会轻易地说 : “我没有比其他人更好的 、更便宜的东西要出售 。 ”没有一个头脑正常的企业主会认为 ,只买最便宜的材料就可以生产出最好的产品来 。那么 ,为什么我们会听到那么多的关于 “清理劳动力 ”和降低工资能给国家带来好处的论调呢 ?实际上 ,降低工资只能意味着降低购买力 ,并抑制国内市场 。如果工业如此差劲 ,以致无法给人们提供一份好生活 ,那么工业发展有什么意义呢 ?

没有比工资更重要的问题了 ——我们国家的大多数人都是靠工资生活 。他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与工资的增长 ,决定着国家的繁荣 。

在整个福特公司 ,我们现在执行一天 6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 ,以前是一天5美元的最低工资 。如果恢复到旧的市场工资水平 ,这是很不讲道德的事 ——同时这个公司也将是最差劲的企业 。

首先我们来看看各种人际关系.

在公司里把一个雇员称做伙伴是不常见的事 ,然而 ,他应当是什么身份呢 ?当一个人发现管理一家企业超出了他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时 ,他便叫来助手和他一起分担 。那么 ,如果一个人发现一家企业的生产工作太多 ,已经超出了他的两只手所能完成的 ,那么还能否认那些来帮助他进行生产的人不是他的 “伙伴 ”吗 ?所有企业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都是一种伙伴关系 。在一个人叫别人来帮助他的那一刻 ——使这位助手是一个孩子 ——他也有了一位伙伴 。这个人也许是这家企业的唯一拥有者 ,是操作企业运行的唯一领导者 ,但只有当他同时还是唯一的经理和唯一的生产者时 ,他才能说自己是完全独立的 。而一旦一个人要依靠别人来帮忙时 ,他便不再是独立的了 。这就是一种伙伴关系 ——老板是他的工人的伙伴 ,工人也是老板的伙伴 。事实便是如此,一群人或另一群人都自认为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这是没有好处的 。事实上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一方只能以牺牲另一方为代价 ,从而使自己变成独一无二的 ,那么最终也将失去自己的利益 。资本家或劳动者都认为自己才是独立一体的 ,其实这都是非常愚蠢的想法 。

他们是伙伴关系 。当他们互相对立 ,都想打倒对方时 ,他们只是在损害那个企业 ——在这个企业中 ,他们是伙伴关系 ,都从这个企业中获得利益 。作为企业的领导者 ,雇主的目标应该是给工人提供比同行业中任何一家企业更高的工资 ;工人的目标应该是帮助雇主 ,使这一切成为可能 。当然 ,在所有的工厂里都有人认为 ,即使工人尽最大的努力 ,也只是会对雇主有利 ,而根本不会对工人有好处 。有这样的想法存在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但它确实存在 ,并且它的存在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如果雇主希望他的工人尽最大的努力工作 ,而当工人了解到他们的最大努力并没得到任何回报时 ,那么他们自然会对工作没有兴趣 。但是 ,如果他们看到劳动的果实就在他们的工资袋里 ,看到更努力的工作意味着更高水平的报酬 ,那么他们就会认识到自己是公司的一部分——公司的成功要依靠他们 ,他们的成功同样也要依靠公司 。

“雇主应该支付什么 ? ” ——或者说 : “雇员应该得到什么 ? ” ——这些都只是小问题 。主要的问题应该是 : “什么是企业的立足点 ? ”当然 ,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建立在支出多于收入的基础上 。当从一口井里抽水的速度大于流入井里的水的速度时 ,井里就会没水可抽 。当井变干之后 ,那些靠这口井喝水的人便只能忍受干渴之苦 。也许他们会把一口井里的水抽干之后 ,再到另一口井里去抽水 ,那么 ,把所有井里的水都抽干之后怎么办呢 ?这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 。现在有一种普遍的要求 ,就是要求公正地支付报酬 ,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报酬是有限制的 。企业本身设定了报酬的限度 ,你不可能从一家只挣 1 0万美元的企业中分配 1 5万美元的报酬 。

企业的状况限制着工资

但又是什么限制了企业呢 ?当一家企业盲目地依从错误的惯例时 ,它便限制了自己的发展 。当人们不是说 “这个雇主应该这样去做 ” ,而是说 “这家企业应该这样去做 ,以便能如此做好企业 ” ,这时候 ,他们的企业便有前途和希望了 。因为只有企业 ——而不是雇主 ——才能支付工资 。除非有企业作为后盾 ,否则雇主不能支付工资 。但如果企业无法保障向工人支付更高的工资 ,雇主也拒绝支付 ,那该怎么办呢 ?一家企业是很多人的生活来源 ,这作为一条法规 ,不能够随意破坏 。损害企业是犯罪行为 ,因为很多人都把自己的劳动献给了企业 ,他们把企业当做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地方 ,这是他们生活的来源 。

用罢工或倒闭来扼杀企业是没有用的 。例如一个雇主总是忽视雇员 ,并常问自己 : “我最多给他们多少 ? ”这种想法会使他一无所得 。如果雇员以牙还牙地问 : “我能强迫他是多给多少 ? ”这也会使他一无所得 。最后 ,双方都不得不回到企业的问题上 ,并问 : “这家企业怎样才能变得更稳定 、更有效益 ,以便能为我们大家都提供一种稳定舒适的生活 ? ”但并不是所有的老板或工人都会想得如此长远 ,目光短浅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能为此做什么呢 ?什么也做不了 。没有任何规定或法律会使这种习惯产生变化 。开明的思想会使之改变 ,但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使开明的想法传播出去 。但传播时必须同时考虑到老板和工人两者的利益 ,使他们为同样的目标而工作 ,使企业能够顺利向前发展 。

我们所说的高工资是什么意思呢 ?

高工资是指工资高于 1 0个月前或 1 0年前的工资。我们并不是指支付比应该支付的工资更高 ,今天的高工资也许在 1 0年后成了低工资 。如果一家企业的经理想得到更多的分红 ,那么他就应该努力支付更高的工资 ,但并不是付给他自己高工资 。当然 ,如果可以支付高工资但他却不愿意 ,那么他就该受到指责 。但是依靠他独自一人的努力是不可能支付得起高工资的 。高工资无法自动支付 ,除非工人自己挣得 。他们的劳动是生产因素之一 ,但不是唯一的生产因素 ——错误的管理方式会造成劳动和原材料的浪费 ,使劳动的努力化为乌有 。劳动也可以把良好的管理化为乌有 。但是在良好的管理和诚实的劳动结为伙伴关系时 ,工人便使得高工资成为可能 。工人投入了他的精力和技术 ,如果他诚实地 、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那他的回报应该是高工资 。工人不仅挣得了高工资 ,而且还是创造工资的重要动力 。然而 ,还应该清楚 ,高工资是开始从车间创造的 。如果没有车间的工作 ,将不可能有工资袋里的报酬 。不会有一个不需要工作的企业 。自然法则决定了这些 。无所事事对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工作是我们的神圣天职 ,是我们的自尊 ,是拯救我们的力量 。工作是人最大的幸福 ,而绝不是诅咒 ,社会正义只能来源于诚实劳动 。那些多作出贡献的人所获得的也应该更多 ,因此 ,在工资的支付中不应有任何慈善的考虑 。那种把自己的最大精力奉献给公司的人 ,是公司里能得到最多的人 。如果他的贡献不能被自己充分感受到 ,他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 。如果一个白天来上班的人 ,认为不管他作出怎么样的贡献 ,都不能得到预想的回报来保持一份好的生活的话 ,这种人事实上并不处在工作状态 ——他始终在焦虑和担心 ,这一切反过来会影响他的工作 。但是 ,如果一个人感觉到 ,他每天的工作不仅能提供他的最低的生活需要 ,而且还能提供相当舒服的生活 ,能够让他为他的儿子和女儿提供受教育的机会 ,并给他的妻子带来生活的乐趣 ,那么 ,在他看来他的工作便是美好的 ,他会很愿意尽最大努力来工作 。一个人不能从他每天的工作中获得满足感 ,那他便失去了工作的乐趣 ——工作回报中最重要的部分 。因此 ,工作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它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基础 ,是我们自尊的基础 。

老板应该承担比工人更劳累的工作,一个认真履行自己职责的老板 ,一定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奋的工人 。他不能说 “我有几千人在为我工作 ” ,事实上 ,是他在为几千人工作 ——工人工作得越好 ,便使老板越忙于处理他们生产的产品 。工资和酬金都应当有一个固定的数目 ,这是必需的 ,以便有一个计算的基础 。工资和酬金一般是以预先固定的数目进行的一种利润分配 ——但经常发生这种事情 ,当一年将近结束时 ,发现还可以支付得更多一些 ,那时就应该支付工人更高的工资 。我们共同在为企业工作 ,我们所有人都该分得利润的一部分 ——或以优厚的工资 ,或以酬金 ,或以额外的补贴等方式 。现在 ,这点开始获得普遍认同 。现在有一个要求 ——要求把企业中的人提高到与物同等重要的位置 。这是必将要做的事情 。问题在于是否可以采取更好的方式做到 ——用一种方式 ,一方面能保护现有的物的地位 ,另一方面提高人的重要性 ;如果采取一种不明智的方式 ,它将使我们过去多年追求的物质利益全部消失殆尽 。

企业代表国家的发展水平 ,反映了我们的经济状况 ,决定我们在世界各民族中的地位 。我们并不想损害它 。我们所想的是使企业中人的因素得到重视 ,而这一点完全可以在没有混乱 、不损失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就做到 ,并能增加我们每个人的福运 ——这一切的秘诀就在于认识人的伙伴关系 。除非每个人都能够自给自足 ,不需要其他人的任何服务 ,否则我们绝不可能不需要伙伴 。这些就是工资的基本内涵 ,他们是在伙伴关系中的利润分配 。多少工资才算是足够了呢 ?从工作中得到多少生活费才是合情合理的呢 ?你曾想过工资是什么 ,或者应该是什么吗 ?说工资应该支付得起生活费用 ,这等于白说 。生活费用主要取决于生产和运输的效率 ,而生产和运输的效率是管理人员和工人的效率之和 。努力的工作 ,良好的管理 ,应该等于高工资 、低消费 。如果我们的经济会改变各种影响结果的因素 ,那么我们不可能得到一个固定的结果 。如果我们想根据生活费来规定工资 ,那么我们就是模仿一条追着自己尾巴的狗 。并且又有谁能说明应该把生活费定在什么样的程度呢 ?让我们放宽眼界 ,看看工资对工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它就应该是什么 。工资担负着工人在车间之外的全部费用 。工人担负着车间内部必要的工作 ,每天的工作是最有价值的财富金矿 。工资肯定不应该少于工人在车间外面的全部开支 ,它还应该考虑到年老后他再也不能劳动时的生活费用 ——那时候他也应该不需要再从事劳动 。如果要做到这些 ,企业就应当调整生产 、分配和奖励计划 ,避免企业利益落入那些对生产没有提供过帮助的人的口袋里 。

为了能够创造一套工资制度 ,使其既适用于那些善良仁慈的老板 ,也适用于那些自私自利的老板 ,我们得在生活中找到一个基础 。当 1蒲式耳小麦值 1美元时 ,与 1蒲式耳小麦值 2 . 5美元时 ,工人每天的劳动所付出的体力完全是一样的 。鸡蛋可以是 1 2美分 1打 ,或者 9 0美分 1打 ,但一个人在一天的生产劳动中所付出的体力又有什么不同呢 ?如果生产只是和某人自己相关 ,那么维持他的生活费用和他应该得到的利润 ,将是一件较简单的事情 。但他并不只是一个人 。他首先是一个公民 ,要为国家创造福利 ;他还是一个有家室的人 ——也许他是孩子们的父亲 ,必须靠他挣来的钱把孩子们培养成有用之才 。我们必须考虑到所有这些事情 。怎么计算一个家庭为每天的工作所付出的精力呢 ?你为工人的工作付给他工资 ,但他的工作中又有多少是归功于他的家庭呢 ?有多少是因为他是一个公民的身份呢 ?有多少是由于他身为人父的呢 ?工人本人确实在工厂工作 ,他的妻子在家里工作 ,但工厂必须为他们俩人支付工资 。在什么样的工资计算体系中 ,家庭可以在每日工作的工资单上找到它的位置呢 ?工人本人的生活费用能被认为是 “消费 ”吗 ?让一家人分享到 “利润 ”是他的能力吗 ?如果工人每天工作所得只以现金计算 ,是不是应该以满足他和他的家人的需要为标准来衡量呢 ?或者所有这些都严格地在费用项目下予以考虑 ,而利润却在所有这些成本之外计算呢 ?还有 ,除了养活他自己和他的家庭 ,让他们有衣可穿 ,有房可住 ,接受教育以及给他们标准生活的各种享受之外 ,是不是还应该提供更多的钱用来积蓄呢 ?所有这些都能从每天的工作中得到吗 ?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否则的话 ,我们就是对孩子不公 ,他们的母亲也会被迫去别处寻找工作 。这些问题都需要准确地观察和计算 。也许没有一件与我们的经济生活有关的事情能比弄清楚每天的工作要承担什么样的负担更值得我们关注的了 。也许能够精确地计算出来 ——但这会给每天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妨碍 ——每天的工作会耗费一个人多少能量 。但我们不可能精确地测量出需要给这人补充多少能量 ,以便他精力充沛地从事第二天的工作 ,同时也不可能测量出那些耗费的能量中有多少是他永远也无法补充的 。经济学还没能设想出补偿工人体力的替代方法 。可以通过老年退休金的方式建立一种补偿基金 ,但养老金并不是每日劳动应得的利润 ,而是用于照顾日常生活的费用以及工人所耗费的身体损失 。直到现在 ,曾支付过的最好的工资也不如它们所应该得的那么高 。企业还没有足够好的管理 ,它的目标也未充分地弄清楚 ,以使它能够把它应该支付的工资付给工人 。这也正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 。但是 ,废除工资制度 ,以合作共有的方式来取代它 ,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帮助 。

工资制度是我们拥有的唯一的 ,可以进行按劳分配的制度

如果废除工资制度 ,我们将会陷入普遍的不公平状态之中 。相反 ,如果我们能够完善这一制度的话 ,那么我们将能够享有普遍的公平 。多年来的工作经验使我对工资有了一定的了解 。我认为第一点是 ,除了别的需要考虑的方面之外 ,我们的销售也是依赖于我们所支付的工资额的大小 。我们如果支付高工资 ,这些钱也要被花掉 ,一旦商店的老板 、批发商 ,其他行业的生产厂家和工人更加富裕 ,那么他们的富裕反过来又会刺激我们的销售 。因此 ,全国范围的高工资将会带来全国范围的繁荣 。当然 ,高工资是由高生产效率带来的 ,付出高工资却降低生产效率 ,那么企业将走向死亡 。有时候 ,支付工资对我们来说是一件费劲的事 。直到我们完全进入 T型车生产后 ,我们才能算出工资应该是多少 ,虽然在此之前 ,我们也有过一些利润分配 。过去每年年终的时候 ,我们与工人分享我们所挣的一部分利润 。比如 ,早在 1 9 0 9年 ,我们根据服务的年限 ,分配了 8 0 0 0美元 。一年工龄的人得到他年工资的 5 % ,两年工龄的得到他年工资的 7 . 5 % ,三年工龄的人得到他年工资的 1 0 % ,但有人认为这种做法并不能反映钱和每日工作的直接关系 。一个人要在他的工作完成之后很久 ,才能得到他该得的一份 ,而那时候 ,它的到来几乎就像一份礼物一样 。这样让工资带有慈善色彩总是一件不好的事 。后来 ,我们的工资也未能科学地根据工作进行调整 。干这种工作的人可能会得到一定数额的工资 ,干那种工作的人会得到更高一些的工资 ,而事实上也许这种工作所需要的技术或努力要大于那种工作 ,除非老板和工人都事先知道所付的工资数额 ,否则的话就会在工资差别中存在许多的不公平 。因此 ,在 1 9 1 3年 ,我们开始对整个企业的上千种工作进行研究 。然后 ,给予大笔的分配额 ,以便能够满意地确定每天的工作量 ,再把所需的技能考虑进去 ,由此确定了工资等级表 。这个表相当准确地反映了一件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精力一一做这份工作的人可以从中获得多少工资回报 。如果不进行科学研究的话 ,那么老板就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支付这么多工资 ,工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拿这些工资 。把我们企业中的全部工作进行标准化计算后 ,工资等级便确定下来了 。我们没有设立计件工资 。有些工人是按日付工资 ,有些工人是按小时支付工资 ——实际上在每一种情况下都有一个标准的生产量 。当然 ,这个生产量标准很低 ,没有一个人会达不到 ,否则的话 ,工人和我们都不会知道是不是挣得到工资的钱 。

因此 ,在真正的工资支付之前 ,必须有一个确定的工作量

一个看门人只要到岗 ,他便应该得到工资 ,工人则要根据他们的工作量得到工资 。根据这些事实 ,我们在 1 9 1 4年 1月 ,宣布并实行了一项利润分成计划 。根据这项计划 ,任何一项工作在一定情况下的最低工资是一天 5美元 。同时 ,我们缩短每天的工作时间为 8小时 ——原先是 9小时 ——每周工作时间为 4 8小时 。这完全是自愿之举 ,我们所有的工资级别都是自愿确定的 。社会公正性是制定一项举措的依据 。经过最后的分析 ,我们为了自己的心灵得到满足而实施了这一举措 。因为你能使别人幸福 ,将是一种很愉快的感觉 ——你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你同伴的负担 ——你把可用于娱乐的钱拿出来给了大家 。善良的愿望 ,是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 。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可以赢得他所追求的任何东西 ,但是 ,除非在赢得的同时 ,他还有善良的愿望 ,否则的话他并不能从中获得什么利益 。但是 ,在这一切之中并没有掺杂任何的慈善因素 。这一点并不会被大多数人理解 ,很多公司的老板认为我们这么做只是因为我们赚钱了 ,需要做广告宣传 。他们指责我们 ,因为我们使工资标准动荡不安 ——我们违反了他们所立下的尽可能少地给工人工资的习惯 。然而 ,这种标准和习惯完全没有道理 ,它们也必须被除掉 。将来有一天 ,它们会被清除的 ,否则 ,我们无法消灭贫穷 。我们进行改革 ,并不只是因为我们想支付更高的工资 ,以及自认为我们能支付更高的工资 。我们支付这些工资是想为企业奠定一个更长久的基础 。我们并未破坏任何东西 ——我们是在为未来而建设 ,毕竟一家低工资的企业总是不稳固的 。也许再也没有比这一次宣布的举措更能引起世界范围影响的言论了 ,并且几乎所有对它的评论都未能正确理解事实 。但我们的工人都相信他们一天将获得 5美元 ,不管他们干的是什么工作 。事实和一般的印象有一定的差别 。这项计划是想事先分配利润 ,而不是等到利润已经挣得之后 ——我们是想在挣得利润之前便大略估计一下 ,在某种条件下 ,把它添加给那些在公司工作超过 6个月的人的工资上 ,它由 3种类型的雇员享有 :一种是已婚男人 ,与他们的家庭共同生活 ,并负担他们的生活 。一种是超过 2 1岁的单身男人 ,并且生活节俭 。一种是小于 2 2岁的男人 ,和某些作为亲戚 ,唯一负有抚养义务的妇女 。职工首先领取的是基本工资 ——这份工资高于一般市场工资的 1 5 % ,然后他才有资格享有一定的福利 ,他的工资加上福利 ,得到的是每天 5美元的最低收入 。这种利润分配是以小时为基础来分配的 ,因此 ,那些每小时工资最低的人 ,却能得到最大比例的福利 ,它和工资一起每两星期发一次 。比如 ,一个每小时拿 3 4美分工资的人 ,每小时的福利为 2 8 . 5美分 ,他每天总共能有 5美元 。一个每小时拿 5 4美分工资的人 ,每小时 2 0美分的福利 ,那他每天就能有 6美元的收入 。这是一种分享利润计划 ,但是是有条件的 ——职工和他的家庭需要比较清白单纯的公民身份 ,并没有任何父权主义 ! ——事实上 ,现在还有相当大的父权主义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要调整整个计划和社会福利部门的理由之一 。最初所想的是人们应该有一种更好的生活 ,而最好的措施便是拥有过舒适生活的金钱 。一个生活好的人必然会把他的工作做好 ,然后 ,我们也希望避免由于增加工资而降低工作标准 。在战争时期 ,有时候一个人的工资增长太快 ,只会增加他的贪欲 ,并因此降低他的能力 。如果一开始的时候 ,我们只是把增加的钱放在工资袋里面 ,那么工作标准很有可能会降低 。在新计划的实施中 ,大约有一半的人工资增加了一倍 ,这很可能会被认为是 “轻易得来的钱 ” ,这种想法会使工作垮掉 。因此 ,过快地给人增加工资是很危险的 ——不管他以前是一天挣 1美元还是 1 0 0美元 。事实上 ,如果工人的工资由每天 1 0 0美元一夜之间增加到每天 3 0 0美元 ,他更有可能比日工资 1美元增加到 3美元的人做出傻事 ——因为那些有更多钱的人有更多的机会使自己变成傻瓜 。

在第一项计划中所坚持的工作标准并不琐碎——虽然有时候是以琐碎的方式进行管理 。我们的社会部大约有 5 0个调查员 ,他们的判断力都很高 ,但不可能 5 0个人都有着同等水平的判断力 ,有时候也会出差错 ——有一个人专门负责检查出错的事 。按计划规定 ,一位已婚男子要得到福利 ,就得和他的家庭一起生活 ,并负担他们的全部生活费 。我们必须改变很多外国工人的不良习惯 ——把他们的家当做从中挣钱的地方 ,而不是生活的地方 。不到 1 8岁的人 ,如果他抚养着另一位亲人 ,他也可拿一份福利 。简朴生活的单身汉也能够分享一份福利 。这项计划在根本上是为工人造福的最好方法 。在这项计划开始生效时 , 6 0 %的工人当时就符合发福利的条件 。在 6个月之后 , 7 8 %的工人也达到了条件 。一年之后 , 8 7 %的人又符合了 。在一年半之后 ,只有 1 %的小部分人不能分享福利 。高工资还会带来其他结果 。在 1 9 1 4年 ,当第一项计划生效时 ,我们有 1 4 0 0 0名雇员 ,为了保持 1 4 0 0 0的固定劳动力 ,一年需要雇用 5 3 5 0 8人 ,而这些工人大部分都是在企业的发展中招进来的 。如果按过去劳动力的流动方式 ,我们目前的劳动力需要每年雇用 2 0万人左右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使一项简单的工作只需要稍稍的努力就能掌握 ,但我们也不能在每天早晨 ,或每一周 ,或每一个月就换一批新人 。因为虽然一个人在两三天之内就能合格地按时完成工作 ,但在他有一年的工作经验之后 ,他能比一开始的时候干得更好 ,但是劳动力流动方面从未给我们带来过麻烦 。很难计算出准确的数字 ,因为当我们不能全部开工的时候 ,就轮换一些人 ,以便把工作在最大的范围内进行分配 ,因此要区分自愿离去和非自愿离去是很困难的 。现在 ,我们也没记录这些数字 ,因为我们现在很少考虑劳动力变动情况 ,不必费精力去做记录 。据我估计 ,每个月劳动力的流动情况为 3 % ~ 6 % 。我们后来也对这一套工资制度做了修改 ,但我们没有偏离这一原则 ——如果你期望一个人在工作中献出他的时间和精力 ,那么给他一份足够的工资 ,使他没有经济顾虑 。这是值得的 。我们的利润 ,在支付高工资和福利之后 ——在我们改变这一套制度之前 ,每年的红利为 1 0 0 0万美元左右 ——表明支付优厚的工资是经营企业的回报最大的方式 。有些人反对这种根据家庭情况和个人行为习惯来分配红利的支付工资的方法 ,认为那会导致父权主义 ,这在企业中不应存在 。把福利与打探别人的私生活搞在一起是过时的做法 。人们需要顾问 ,也需要帮助 ,而且经常需要一些特殊的帮助 。所有这些都应该是正当的 。但是管得太宽 ,过分干预别人的生活 ,将会使企业更僵化 ,会扼制企业的发展 ,而且不能做好外面的工作 。但这一切问题不必改变原则 ,我们只需改变一些支付的具体做法就可以了 。

智造师小密圈

Meet some of the people behind the new manufacturing revolution
与那些在智能制造新革命背后的人交流

如果您觉得我的博客对您有帮助
可以扫码加入小密圈支持我
碎片的不能成文的文字会在圈内发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