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ubscribe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

智能制造需要什么样的工程师?

Photo by Matthew Kane on Unsplash

工程师和模具本身一样,也可以按照自己钟爱的方式,去塑造自己。

智能制造,呈现的是一种设备和生产的产品,而后面的推动者,却是一批批的工程师,这些工程师的行为,决定了新的环境下,我们会拥有什么样的智能制造,会让我们的生活使用什么样的产品。

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不会去思考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的未来,更多的时候是默许着事情变差后的后见之明,短期的快感如同性高潮一样,让人无法无动于衷。寻求一种工具,去塑造工程师的行为,就显得很重要。

西方制造业中(比如德国),以规范来约束过程,是一种重塑复杂系统结果的有效方式。它可以在日常不知情的情况下塑造工程师的行为,内化为他们的行为习惯,直接调整他们的行为,同时影响周围的人。这种方式,很成功,让我们形成了德国工程师刻板和坚持的印象。

还有一种方式,是德性,或者说是一种价值观。亚里斯多德说:“德性是某人按照自己的应当那般行为的品质,即使这样做很困难,或者会不受欢迎,抑或会损害既得利益。”德性是深思熟虑后,培养的习惯,是思想和行为的习惯,获得的唯一方式便是践行德性之事,这种习惯获得后,会成了我们的本性。德性会传染而变成一种传统,支配自己行为的人越多,这种德性就会成为一种规范。

比如,我们钱家,就有一套关于个人的家训,家训是对子孙立身处世、持家治业的教诲, 也是一种德性,千百年来要求着钱姓后人。

工程师的德性里面,诚实,勇敢和尊严,我觉得非常重要。

诚实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

诚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种德性,在诱惑和机会皆备的条件下,任何地方的人都可能从事欺诈活动。大的案例比如国家高管的腐败,掳走国库的资金,进行全球投资(资金转移后移民);大众汽车的柴油排放数据丑闻。这些行为,让纳税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分摊到每个人的损失,相当惨重。

小的比如一些企业员工出差的报销,没有住消费的酒店却报销了这个价格,而不能报的人却对他们有一种羡慕。

勇敢

风狂雨骤时立得定,才是脚跟。


你不仅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而且还要为自己没有说的话负责。 ---马丁路德如是说。

勇敢意味着担当和不慌乱。对于一个制造业的工程师来说,不仅要为你做的那部分工作,不论是机械,还是电器还是程序或者工艺,还要为和你工作的伙伴的事情负责,为使用你的设备的工作人员负责。要站出来,提出你发现的不良设计,要敢于拒绝非技术人员提出的不合理需求,要公开表达自己对技术的坚持的原则。

这个是我们作为工程师的责任,你的身份意味着你的价值和责任,而不是仅仅为了每个月的银行的数字。我们的坚持不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我们的朋友。 我要求客户严格按照我们规定的要求,对于过程进行严格的把控,那我朋友在买车时,就不会因为质量控制不严格,存在着驾驶的安全隐患。

尊严

能改过则天地不怒,能安分则鬼神无权。

人性化的体现是一个人的价值观,你的行为表现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而那些金钱名声,都是一些去人性化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们看着别人受苦而无动于衷,侵蚀着生活的美好和高贵,让我们感到孤立无援。

尊严最具有个人特质,工程师的尊严不是来自于别人(客户),而在于做的事情,积极的学习获得新知识。但是,如果说“工程师工作是为了赚钱”,这样的说辞磨灭了人性,如果说“工程师的工作,在改变这个世界,再为这个世界带来财富的时候也为自己带来财富”,则为这个身份带来了不一样的高度,和一份尊重。

结论

修桥路以利从行,造河船以济众渡。兴启蒙之义塾,设积谷 之社仓。私见尽要铲除,公益概行提倡。

如果一个工程师,可以跳出工程师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那他可以更好的看清工业的价值所在。工业产品的革新,带来的是社会层面人类生活的提高,这种提高会解放人类的时间提高舒适感,赋予其他人类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他们擅长的改良。

比如,我在做汽车行业,我坚持我的技术要求,保护的买车人驾车的安全,这个人可能是一个医生或者生物学家,他正在研究可以治疗某种疑难症的新药,刚好你周围的一个朋友的家人需要这个要,而这个朋友的家人,刚好是你创业的投资人。世界的紧密联系,让每个人都关联起来,你的坚持,其实是对自己负责。

智造师小密圈

Meet some of the people behind the new manufacturing revolution
与那些在智能制造新革命背后的人交流

如果您觉得我的博客对您有帮助
可以扫码加入小密圈支持我
碎片的不能成文的文字会在圈内发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