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木星上行真实上演,我们将会是第一批被收割并且反抗最少的农场。

华为34+清退的事件,官方说是遥言,不过45+不续聘的消息,看来是一条真实的信息。华为PR在市场上发的很多文章,都有提到华为是一个专利申请中国第一的公司,目前他们还开始因为这些专利有另外一部分的收入,并且华为也是一个非常重研发的公司,研发人员是这个公司最大的价值,45+不续聘政策的出台,说明45+的人,已经没有研发的价值。这反应出一个巨大的中国现实问题,35+还在做维护或者交付的工程师和45+还在做研发的人,是没有价值的。

收割25-35的价值

技术企业收割25-35之间的创造价值,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中国企业的常态。

大学毕业的10年,是一个技术员学习东西最快的时候,也是一个初入行的人员最需要成长的时候,这个时期很多人的心态是学习,是乐于奉献去尝试,甚至会主动去加班,甚至通宵,而只为解决一个问题,并且不要回报。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我也年轻过,初入工业机器人行内第一年,就曾经主动为了解决一个问题,通宵一个晚上。这种通宵的根本的原因,其实是企业没有提供一个好的培训平台和计划,你只有自己学习,同时年经人也非常想通过啃一个硬骨头,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虽然这种证明并不会带来直接的收入提升。

很多的企业,都是按照入行的资格在分配薪资,而极少的按照员工的产出比去分配。比如机器人行业,你的职位如果是Service Technician,而比你入行更久的员工,即使你做的比他更好,你的收入不会比他高,甚至不可能和他一样。新人拿的比老人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老人在过去的时间内,为企业创造了很多的价值,而新人刚入行,需要一定的时间去为企业创造价值。

但是华为不同,华为的新人入职薪资在整个就业市场来说,是相当不错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可以通过不要命的加班,可以在几年达到几十万的收入。华为也为老员工,准备了丰厚的股票,在这10年里面,新员工老员工的付出,都可以从薪资和分红这里,不同程度的得到相应的回报。据说35+,45+的这一批老员工的收,有百万之多。这对于那些正处于奉献学习尝试过程中的年经人,对于那些年富力强的老员工,是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的,这种付出直接可以获得收获,华为的火爆和备受推崇与此有直接的关系。

有一些人,特别是年经的20多岁的人会支持华为,这样他们有机会再次进入华为,成为被收割的第n+1批韭菜。30多岁的人就会反对,一方面有一种被收割就弃的愤怒,另一方面有一种被骗突然醒悟的感觉,同时一部分良心发现的人会思考,
这种把年轻人敲骨吸髓,吃干抹净再一脚踢走,这样合适吗?应该这样教育下一代吗?

“华为裁切大龄员工说明该公司没有核心竞争力,尤其没有可和员工年龄增长保持同步的可持续的产生核心竞争力的机制,说穿了就是这个公司只能靠拼员工体力,基本面和低人权高污染的中国模式一脉相承,落实了该公司在全球IT业界金牌屌丝的地位。“

哄大爷才能挣到钱

正常来讲,企业和客户是平等的关系,客户是第一没有错,但是不会把客户当大爷哄。这样企业的员工跟他们的关系是很平等的,只做项目合同内的事情,比如安装、调试、培训完就OK,互相非常尊重,大家平时吃饭互相请请很正常。

但是,以华为为代表的大部分国内的企业,甲方为大的观念根深蒂固,据说HW的狼性工程师到了竞争对手的客户那里,什么都做,除了安装调试培训,顺便优化也干了,扩展方案也搞了,而且把甲方全方面当大爷一样哄的舒舒服服的,甚至办公室文档都帮你写了,甲方员工上班就是吹吹空调吹吹牛就OK,而且,HW出价还便宜。

这种方式,就很快把国内内外的竞争对于给干趴下了。诺记,爱立信,西门子,北电,朗讯,阿尔卡特,moto,富士通,NEC,安捷伦这些国外企业,外资只剩爱立信苟延残喘,诺记半死不活,国内除了华为,其他企业基本也在保命。

目前的制造自动化行业,也是这么一个现状。多入牛毛的企业开始介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各种手段寻找可以当成大爷哄的客户,像华为一样招刚毕业的大学生,不给他们培训或者非常少的培训,即使是几万块的培训也要签一个很长的服务协议。一毕业就把他们扔到客户那里,一直待到把设备功能调试出来为止,中间不得回去,信100-300的酒店,不能打车或者只能100块一天的打车费,几十块一天的餐费补贴,有时候身体不适了,领导还要在劝你坚持着。

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些企业不对员工进行基本的安全教育,不配备基本的劳保用品。

这种方式,狠狠的拉低了整个行业的工作环境。做出产品质量,不敢恭维。蒙在鼓里的消费者,花一流的价格,对使用着三流的产品质量。

纯技术的工程师会死的很惨

有很多的文章,看到这样的话题,很快可以有键盘侠的回复风范,谁让你没有技术。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逃避的开,当企业工人大规模下岗的时候,你在旁边冷嘲热讽说谁让你们没技术;当技术工人开始下岗的时候,你可以说谁让你们老了还占着位置;等到你的工作也丢了,才想起要抱团抗争时却发现技术带来的生产力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劳动力了,想转行又被日益提高的专业壁垒挡在门外。[1]

纯技术人员,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并且需要专注的时间也很多。一个GEEK可以解决卫星上天的问题,但是却处理不好女朋友生气的事情。在花费的大量的时间,做开发公司的挣钱机器后,他是无法对抗公司请来的专门对付他们的HR团队,管理团队的。特别是长期在外出差的工程师,对于总部的人事政治变动所知甚少。加上从小的奴性教育,隐忍的怀格,更多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些得寸进尺的行为条例,一步步让这些工程师,进入他们设计的套路中去。

现在的技术革新,已经不是像以前一样,有一门手艺,越老越吃香了。现在的技术,最可怕的一点是在资本家手中集中了超乎想象的资源,过去的铁路大王可以垄断几个州的铁路,而如今的网络巨头可以支撑供全球可用的服务。更可怕的一点在于技术工作人员并没有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应有的资本积累,你只是学会了如何帮助资本家,然后去不断的加速这个困局,在共同下坠中靠踩别人减一点速。[2]

奴才教育非常成功,武德这种需要从小培养的东西,几乎都被消磨殆尽。绵羊永远不可能成为狮子,面对不公他们更习惯的是隐忍,退让,然后主动消失,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感觉。他们也习惯去寻找靠山,他们会信访,会去申诉,是讲道理,可事实上讲道理这种情况,是要在有法律和道德的前提下才有效的。而在这种掠夺的战争环境下,最需要的就是抗争,保护自己,消灭敌人,获取利益最大化。


  1. https://twitter.com/ppcelery/status/832922483644719104 ↩︎

  2. https://twitter.com/ppcelery/status/8329547567966044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