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半夜无法入睡的时候,大体上总是心中有所思,一般心中有所思时,一定是临睡前看到了一些事情,或者最近在持续的让自己经历或看到这些事情,而这些经意不经意的,又恰好触碰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点,于是就想从中得到一些解释,释怀自己的解释,但总是因为不合适而无法入睡,于是写出来吧。

齐大胜的这一切,总是让我想起叔叔临去世前的情景,虽然这个导演或者妆师已经给他的脸色做了很多,但是与真正的晚期病人比起来,实在是差的远了。骨瘦如柴,肚胀如鼓的样子,是我无法忘记的,他去世时的抽搐,我也会不经意间想起来。他被查出来不好,住到医院时,也恰好我病休半年左右,而我这期间学的一些医学知识与恢复的状态,不足以帮助他做更好的分析。对于其他的家人来说,对于这个疾病的不知与茫然,更多的是把这个事情完全推给医生,而让医生来决定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而不是他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他需要的是什么,或者说他接下来应该能够得到什么。

我能感受到他生的强烈愿望,在他面前我们从来不会谈到他的真正的疾病,也许婶婶的想法,不让他知道会更好,或者更多的这是一种大部分世俗人用来关心亲人的一种方法。当亲人得了一种重病时,总是避免让他知道,怕他自己承受不了。所以,一直到他最后在痛苦中逝去,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因为什么而走,这是不是一种遗憾?

或许我们对生死的理解,是完全的不理解。不知道如何去生,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死。齐大胜的这个经历,或者是一种乐观的死亡观。可能是导演自己的观念,也或许是在这个癌症越来越多的恶劣环境下给大众的一种导向。既然无法拒绝的需要接受死亡,那就让死亡也精彩一点。

前几天李开复得癌症的事情,让很多人唏嘘,更让我想起自己的那段经历。虽然不同,只是同样的能够为身体与健康的体味拍掌,为工作的渺小而不屑。又会不经意的想到曾经因为生病看病,甚至陪家人看病而与工作发生的冲突,我庆幸自己很能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敢于为此而得罪上司,敢于为此而放弃工作。生命中的路,很多有舍得,舍不得的自己,如果事事如已意,就没有那么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试着用对待生的态度去迎接死,会明白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