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这是一篇整理文章时发现的一篇文章,那是我在第一家公司工作第三年后写下的的一篇日记,记录了当时我准备离开的原因及想法。在一年后,我在完成了EasyLaser(VAL Laser)机器人激光切割程序后,离开了这家我服务了四年的公司。而其实这个决定,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2010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了这个EASYLASER,但是我值到在离开2年后,才写下了这期间的一些故事。有朋友问我,你是不是与公司签了保密协议,其实没有。只是我不想或者想不好怎么写罢了。有兴趣的朋友可能已经看过了:机器人激光切割试验.还有的一些信息在我的2010的总结里面提到。

以下是2009年工作后的一个晚上写的一篇日记,记录了当时的想法。

- Content-Type: text/x-zim-wiki
- Wiki-Format: zim 0.26
- Creation-Date: 三, 27  5月 2009 19:46:29 +0800
- Modification-Date: 三, 27  5月 2009 20:25:00 +0800

====== 星期三 27  5月 2009 ======

从这周一,25号开始,我们Service Team就在一起做了一个比较大的机器人设备保养,机器人设备是两台喷涂版的RX130B & CS7B 的机器系统。

说工具:

由于机器人本身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设备,因此在拆除一些零部件的时候,会用到其到一些专用的工具,当然一些你用平常的工具也是可以处理的。但是,这样会花费多一些的时间与精力。比如昨天对RX130一轴JCS的拆除过程中,就有这样的问题。空间很小,现有的工具不合适,使用了很多不专业的类似于钢管啊之类的延长工具,但是还不是很顺手,经常会把手打伤。还有今天的安装过程中,针对二轴弹簧座的安装,也一样有这样的问题,拿着一块很不专业的木块,用力的在敲打进去。让我想起了当年在东风商用发动机厂看到他们装配厂安装轴承时的情境,一个轴承装不进去,就用一根长长的木棍,敲打进去。但是专业来说,轴承是有专门的安装工具,压进去了。这样的装配精度,怎么能完成这么高度精密设备的精度。

说待遇:

我所在的公司为一个有近一百多年历史的企业,其总部在瑞士,但是中国大陆的公司是由法国的分公司投资兴建的,因此有浓厚的法车背景。想来中国改革开发这么些年,外资的工作氛围一年年的下降,从之前的一个非常让人羡慕的工作,变成了现在这种看起来很美的工作。这么些的原因,是与中国人自己是分不开的。所有的原因就是当中方人员参与一些决策的时候,这种对本国人民苛刻,都是这些中方人员的计划。这种看起来似乎是对自己非常有利的计划,长远后,就会对自己也一样有很大的影响,你想再有一些新的要求,那是相当的难。我在的公司如此,一些朋友们的公司亦是如此。

说环境:

一个好的工作环境,并不是在于这个工作环境能有多么的宽松或者相关人员有多么的好。在我看来,有一点一定很重要,一个工作必须要有专业。做事要专业,行事要专业,相应的工具,工作方式等等都要有一套专业的东西。这样一能让人信服,二能让职员感觉到这种专业作风可以很好的方便自己的工作,提高相应的工作效率,不需要自己把一些无谓浪費精力的事情花费,这是一种折磨,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所以目前我对于这种状态,是非常的不满意,一个连工具也不愿意去买的企业,还想做好什么,这样的公司,待着,能有多么大的发展?我是看不到,所以,当有一个好的机会的时候,我是一定会离开的。

其实,在最后到2010年5月的时候,我没有找到好的机会,我就离开了,裸辞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间,休整的时间。特别是修复自己尚存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