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躲在云后

前几天又去医院了,这已经这一年来的第拾壹次进医院。每次,都看着一堆戴着口罩的病人和医生,想起脖子上的结节,又会不自觉的摸一下。曾经同一个生过此病,恢复了的朋友聊过此事,她说她好了之后,这个模脖子的习惯,一直留着了,这也是一种印迹吧,如同历史,总会留下印迹的,即使是想方设法去掩盖它。对个人如此,对世界既是如此,坦然的面对,才能优雅的应对,这就是历史与生活给人带来的成长了。

拾壹个月来的压力,呈现出一种波浪形的走势。从开始的怀疑鼻咽癌的晴天霹雳,到确诊为淋巴结核后的宽心,再到后面化脓脓包破裂后的害怕,到几次溃脓反复的绝望,再到现在收疤时的稳定。这种起伏的压力,折磨了整整一年。这一年来,看了十几本的中医书,研究了几本西医的急疹科学,看了明史,研究并且种了许多花草,整理了近8年的机器人博客资料,归类了近7年的机器人工作资料,恢复了机器人社区,但是,更重要的是,疾病让我修了心。

淋巴结核的医疗期一般是壹年或者是壹年半的保守医疗,所谓保守医疗就是说只是服用抗结核的药,而不加任何的外科辅助。半年前出脓溃破时,红会医院结核科的副主任医生推荐我到外科医生处,咨询的手术的事宜。我们聊了有近半个小时,我几乎是事无巨细的问了所有手术的细节,所有可能的不利因素,对于恢复帮助的有利因素,最后看着医生一张把握不大的脸,还是放弃了手术医疗,而改用保守的服药方法。加上后来的中医调理,事实来看,恢复的还是不错的,只不过脖子内部的疤还会存在,相当于一个结节存在了。

回想叁拾年来,除了小学之前的生活,是真正无忧无虑的生活,开开心心的玩乐,不用担心任何的事情,只要能玩,饿了有吃的,渴了有喝的,虽然那时的条件生活,没有现在的丰富,但是孩童的天性,却是淋漓尽致的享受了。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去年生病停下工作,这贰拾几年来,一直走太快了,命运让我的生活慢下来,静静的欣赏下路边的美丽。从觉得生命进入沙漠寻找沙漠的绿洲,享受着的我的田园生活,行在花丛中,并且更能乐在花丛中,清晨漫步时的观鸟,并且培养了打鸟这种穷三代的兴趣,享受着摄影这种静心观察事物的快乐,荷花禅意的洗涤,更有多地漫步体味着的人生,这种路边的美景,是从来没有好好的观察过的,这静下来,慢下来的生活,更是如此的“井彩“。

当然,我还继续观注着的我喜欢的机器人行业,至今天为止2012年所写的39篇文章中,有50%写的是与机器人有关的。回顾了几年前在Staubli开发激光切割软件Easy Laser,作为一个苹果用户爱好者,在关注苹果的过程中看着机器人行业的发展,这家水果公司生产着足以改变普通人生活的产品,同时又在促进工业机器人自动化发展。加速的恢复,让我更能加近距离的观注着这个行业的发展了。

我以为自己要走了,却因为是乌云厚了些了,其实我一直没有走远,我只是躲藏在云彩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