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2153.jpg %}

去了一趟郭庄,拍了荷花。自从生病在家休养开始,种花拍花的乐趣就一直不减,一开始只是单纯的用手机拍照,分享到instagram上,发现了iPhone4的拍照效果明显要差去谷歌二儿子Nexus S,因为后者多了个微距功能,可以更好的表现出花的质感。于是,每天的散步的时候拍花就成了一种习惯,并写下了两篇关于花的博文,行在花丛中乐在花丛中,某人说我拍的花有一种别人没有的感觉,就是我对这种花有非常大的爱意,我自己倒是不会觉得,可能是因为生病,花儿在陪我度过每一天的过程中,有一些寄托在里面。古人寄情于山水,或许就是这种心情吧。

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1929.jpg %}
去了郭庄之前,我一直认为,所有的荷花必须是要长在池塘或者类似的水域中才是美丽的,关键是在这种地方长出的荷花花形要大很多,荷叶也非常的大。大的可以拿来,在夏天大的热天遮荫。所以,在郭庄看到种在小盆里的荷花时,我不由的有一些不爽快。这些荷花荷叶太小了,营养不良的样子,看了有些失望。不过进门后碰到的这只罕见的玫红色的蜻蜓,让我的心情大好。𡛥停在一颗薰衣草上,摆着不同的姿态,让我们拍摄。我已经过见识过,完全不怕人的西湖的麻雀和松鼠,可是像这样不怕人的蜻蜓,却是第一次见到,见怪不怪的心态,适应于所有有生命的生物,即使是昆虫也例外。

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1975.jpg %}

和另外一个摄友配合,我们拍到的蜻蜓翅膀扬起的姿态。有四个人盯着这只蜻蜓,三个人拍的时候,另外一个人负责去碰一下蜻蜓的尾巴,𡛥就会将翅膀展开,但是又不会飞走,非常配合的摆了几个造型后,才飞离而去。

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2042.jpg %}

曲院风荷的荷花也有部分的开了,不像郭庄完全人工培育,那里的花期还要往后推个一周左右,才会大量的盛开,包括西湖其他地方的荷花,均还要再过一个星期,不过,那里的荷花的品种颜色,相比郭庄,就会少很多,也会少出彩不少。但是,大片的荷花,完全盛开的状态,却是又会有一份不一样的清丽。出淤泥而不染,也只有清莲可以配了。

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2964.jpg %}

人存于世间中,世俗中有太多的淤泥,而慢慢侵蚀着人本来清澈的佛心,慢慢的就看不见真我所在了。被太多的世界琐事而矇蔽,看不清自己真正的需求,一味着追求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让躯壳享受,却空虚了精神。

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3013.jpg %}

佛光普照,卻不是所有人都被照耀。我們的佛心,太過微小,愛欲喜樂,佔據了大部分的空間,滌蕩歸一,如苦無涯,回頭容易上岸難。道路坎坷,有佛光隱現,就提步修行吧。像荷花一样,能在淤泥中超脱污染,依然绽放清丽的自我。

alt text

{% exif /content/images/2012/06/IMGP3074.j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