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1月7日,我写了2010年的年终总结,回顾了那被我中断了三个阶段,但是多彩丰富的一年,关键词为"离职,激光,上海,RAPID,机器人公益,kindle,iPhone4".今天2012年的1月12日,写下这篇我的我的2011,关键词"美利坚,厦门,病休".

2011的生活,虽然关键词简单,但是也被我中断为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由上而下,从乐到悲再到乐中有悲,悲中有乐,只能说是唏嘘不已.喜的是终于有机会去美利坚了,对这个自由的国度神往以久.更喜的是和爱人一同游她想玩的厦门,待了几天感觉很好.悲的是八月份开始,咳嗽不断,生病了,直至现在还在家里病休,更为严重的是需要调养吃药一年之久.本来计划10月办喜酒的事情,只好推迟了.悲中喜的是家人一直支持我,给我很大的支持.老爸在家照顾我,注意我的饮食,陪我看每一次医生.老婆上班,每天慰问不断,一到周末就赶来陪我.有他们,给我力量让我开心.

  1. 第一个阶段,三月到四月,关键字:美利坚
  2. 第二个阶段,七月,关键字:厦门.
  3. 第三个阶段,八月-十二月,关键字:病休.

三月到四月,美利坚

年前的时候临时决定需要去美国,这让我很意外.原本计划是去德国总公司的,临时把时间调到美国.因为之前有一些朋友访美的一些签证,碰到过一些问题,让我觉得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倒是欧洲觉得很容易拿下,以前有几次申根的签证记录,应该比较方便.不过没办法,时间已经定下来,就要加把劲把签证拿下来了.(中国护照真悲剧!)

打电话给美国驻上海使馆,预约的位置全满了,转站广州有约了时间.材料准备齐全下,签证面试只谈了不到一份钟过了.问题无非是我是什么人(机器人工程师),去美国干什么(输出机器人技术,哈哈),待多久,在哪里之类的问题.面试官还夸我英语不错,有美式风格,其实我蛮喜欢英式英语的.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拿了iphone4,kindle,MBA,一路上有的事情可以做.飞行途中,边上坐着的也是一位来自浙江的生意人,他是义乌人,在洛杉矶有一家做笔生意的公司开着,也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我们聊的很杂,谈我从事的机器人行业,他的笔生意,对于美国的看法.他的生意做的很好,在国内有好几家公司,在美国也有一家公司,所以经常要中美两国跑,一年之间,半年多是在跑的.在他的口中,或者说大部分人的看法,美国其实就是一个大农村,很多公共设施都老化很严重,看来破破烂烂的,虽然如此,优良的环境,还是吸引他们.只是华人要很好的融入白人的生活圈子,还是有不少的障碍的.到了洛杉矶,他就到目的地了,而我要先过边检,然后转机去底特律,因为我的目的地,是汽车城.

以前去欧洲还不觉得国际化的程度,只是大部分的时候会碰到很多中国人.有时候碰到的人很奇怪的,比如有一次在日内瓦转机,就碰到了一个商务部WTO处的工作人员,小小的日内瓦机场,只有我们两个人.很自然的就交流起来,谈及中国国内的国情,我一脸愤青的样子,她说"包括他们,也想着去做很多好事,只不过有时候,看到一些事情需要宽容一点,慢慢会有改变的." 我很佩服她,回国后也保持着联系,现在这个朋友是派驻日内瓦了,长期在那里工作.美国的边检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各种肤色,各种语言,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人,要面对的是各种不同文化的冲突,包容性应该更好吧.边检很顺利,直接过了边检转机去底特律.

在机场接我的是一个印度司机,除了同事带我之外,这趟在美国碰到的司机,都是印度人.在纽约的时候打的,司机也是印度人.去酒店的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当然会提到中国,会扯到经济,更为扯到底特律的落寂与中国有关系.不过,对他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了,虽然只是一份司机的工作,但是能养家,而且工作时间也不是太多,对他来说还不错.这些做司机的印度人,都在美国有8,9年了,那个纽约的印度司机也一样.加入美国国籍,拥有一份工作,有选举权,为自己的自由民主,美好的生活在奋斗

在公司的两周生活,很不错.来自德国的同事,来自亚洲的同事(我:))和来自美国的同事一起工作学习.学习之余,大家交流,然后空闲时间扯.什么都聊,碰到了两个果粉,一个那时刚刚订到一台ipad2,整天拿到公司来秀,哈哈.还有一个也是一样,家里有全套装备,我向他们展示了杭州--我的家乡,用的是我用iphoto做的slideshow,当然是用MBA的.苹果的东西大家都喜欢,但是也都是很贵的.周末的时候逛Novi的苹果店的时候,刚看碰到一位父亲给儿子买MBP,就说了句"这个要花不少钱呢!!"

两周内,最大的收获是逛了两个地方:The Henry Ford Museum University Of Michigan.这是一到美国之后,同事包括晚上去酒吧与人闲扯时,他们极力推荐的地方.关于这两个地方的介绍,我分别写了两篇文章,可以移步去看看.

The Henry Ford Museum
University Of Michigan
纽约逛的很匆忙,不过是走马观花了一下.看了自由女神像,当中碰到了三个俄罗斯人,闲聊中他们对美国也是非常的向往,可见美国文化的影响力,地球人已经阻挡不住美国文化的侵略了.纽约的地铁实在是大,在中央车站转车的时候,弄错了,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NYPD给我一些指点,到站台后又得到了一位美女白领给的帮助,上车后一个小姑娘告诉我要注意在哪里下,更能接近自由女神的位置.虽然整个城市有很多WIFI,但是iphone的地图信号还是不行,偏差很大,估计是中国行货的问题.

七月,厦门.

从美国回来后,就一直在忙.七月份终于挤出了时间,不再沪杭两地来回奔波.安安心心的休了一个假,陪老婆去厦门好好的玩了一下.虽然厦门以前去过,不过是去厦门大学给人培训的,而且去的还是厦门大学的漳州校区,虽然校内依然有桂园,不过不能代替真正的厦门大学啊.回去的时候,走马观花的逛了一下,实在觉得厦大这个学校,在里面读书,不淡一场浪漫的恋爱就白来了.期间看碰到了厦大迎党的生日的晚会排练,我们坐下来看了一段.我想到了nature,电话他,发表感言:自然nature离开厦大,是一代不如一代啊,人才流失啊! Natrue是我以前公司的同事,瘦高个,演艺才华相当好,据说当年年终晚会一首Michael的舞蹈征服了所有人,只是当时我出差,后来就一直没机会看到了.现在都快奔三的年纪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如[老男孩]般继续秀一下.
鼓浪屿的几天,是开心的.大快朵颐的吃着各种海鲜,漫步海滩,慢慢的休闲这座小岛,放慢自己的节奏.想想如此放慢生活的脚步,也是相当不错.只不过,这个岛人来的太多,实在是有失休息,有机会一定要去哪些人去的少的美丽干净的海边,那种感觉不是这种闹腾所能比的.我也想有一座房子,前有湖水(海水),后有青山,家有藏书,简单而居,科技与生活的结合.只是厦门,不是我想生活的地方,整个环境,还是感觉杭州好多了.当然,不是杭州的城区了.我喜欢有干净空气的地方,比如美国的或者欧洲,当然还有杭州的农村,一些干净的农村.

八月-十二月,病休.

这些是我悲喜的开始.所有的疾病,最开始总是有预示的,我的预示就是咳嗽.咳嗽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六月份.当时一直咳嗽,也没有其他症状,就是以为是普通的咳嗽,然后去了几次医院,配了一些药,也一直不见好.一直到八月份,左颈开始淋巴结肿大的,有硬块,于是去杭州邵逸夫医院检查,看了呼吸科,给我配了阿莫西林,吃了没有用.后来喉咙也开始痛了,吃饭很痛,就去耳鼻喉科检查,去的是VVIP,耳鼻喉科的主任给我看的,他一看就说可能是"鼻咽癌"!吓坏我了,于是做活检,从鼻咽深处取一块肉拿去做病理分析(这种取样很痛苦,我当场昏了过去),一次分析要二周.第一次分析结果出来,不是,怀疑是结核,但是主任不放心,说再做一次.同时我再去呼吸科检查了一下(当时还不知道红会医院是结核专科医院),医生给我陪了带有抗结核作用的消炎药,服了三颗,喉咙痛就消失了.等第二次结果出来,还是不是癌症.这时我已经不相信邵逸夫医院的这个医生了.于是趁回上海工作的期间,去了上海肺科医院,这个专门的结核科医院,挂了那里的主任,初检后就说你这个是淋巴结核,还是住院好好查一下吧.于是四天后,淋巴穿刺活检结果出来了,内有结核菌.

查出病因已经到九月初了,当中浪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花费在这些检查当中.这让我对医生,特别这些依靠机器检查的西医产生了非常大的不信任感.在住院期间,我关心所有我的检查报告,报告医生每天用的药,必须要我清楚的知道,你用的量是多少,是什么样,有什么副作用,必须要讲清楚.就在我要求看一些检查报告,肺科医院的医生还不配合,说不能让我看的.对这些医生,实在是不能完全相信.于是,在确认了淋巴结核了之后,我决定出院了.因为自己在了解了这个病之后,发现无非就是服用抗结核的药,一般是一年到一年半.这些医生还要让我做一些又有破坏性的检查,我不敢了,也吃不消.更不敢在这个医院里继续待下去,我的淋巴结核没有传染性.但是这个医院中有太多的重症病人.隔壁床的病人,就是一个重症的病人.他很可怜的被老家安徽合肥的医误诊为肺癌,切除了一个肺,病理检查后发现不是癌,医院又不放他们,最后终于是转到上海肺科医院了,挂了一段时间抗结核药后,状况开始好转.他这种属于严重的医疗事故了,不知道现在回去有没有打赢这个官司.

由于这个淋巴结核是免疫系统的疾病,又是高消耗的,休息是最为重要的事情.所有工作都要停下,于是接下来就是请病假,回家休养.休养期间,以标签**#淋巴结核的日子#**,在我的新浪微博客(@于仁颇黎)和twitter(@brucebot)上发布自己的一些状况.
关于这个疾病,淋巴结核其实患的人,或者说感染的人很多.由于目前中国空气污染相当严重,特别是最近PM2.5的曝光,越来越多的来观注空气污染的问题.而结核菌就非常容易存在于这些小颗粒之间,当呼吸的时候,就被感染了,身体好的时候没有问题,身体虚下来的时候,抵抗力一下降,就容易发病.这四个月左右的治疗,我有一些体会,可供参考,不仅是关于这个疾病,还是关于目前国内就医的注意事项

要有基本的医学常识

如果一开始,我有一些基本的知识,了解这些常见疾病的症状,或者说我能去请教一些医生朋友,就会节约一个月的检查时间,相信会好的更快

不要用免费的抗结核药

虽然国家说是对于肺结核患者(肺结核也是结核菌感染引起的)用药是免费的,这些免费的药是沈阳红旗制药厂和四川长征制药厂生产的.我第一个月用的是上海肺科医院的抗结核药,是上海信谊制造的,服用后效果不错.第二月由于阑尾手术开刀,不能动,只得再富阳当地的结防所配药,所用的药就是四川长征制药厂的.吃了不到半个月,胃口急剧下降,舌苔黄厚的非常严重,于是就跑到杭州红会医院重新配药,用了沈阳红旗制药厂的组合药加上进口的护肝药,吃了一周后,才有好转.再后来时间长了,和医生们熟悉了,聊起来,他们也说最好不要用免费药.说是免费,其实没有多少钱.比如我一个月抗结核的药才不到40元,但是护肝的药及其他的辅助药很贵,就要1400多.所以这个免费其实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副作用大,不能不吃护肝的药.

中西医结合

这里我说的中西医结合,不是让你吃西医随便开的中成药,也不是让你去那些依照机器检查,用西医逻辑诊断的中医看病.而是去真正的中医看病,什么叫真正的中医,就是年龄上60的老中医.当然,你最好也要有一些学识.比如我,就买了很多中医的古书,没事在家看看.请老中医看的时候,仔细听他讲,多明白一些,就更放心一些.因为每个人本来的生理情况不同,药的纳可程度也不同,体质也不同.在西药杀菌的同时,中药是一个很好的调理.我已经服用了七帖药下去,感觉很好,现在胃口也开了很多,脓破溃慢慢流尽了,体重也增加了.但是中医很讲究对症下药,所以一般七帖过后要再去复诊,依当前的情况,再行增减药量,或换一些药.这个自己是做不来的,最好是去看老中医.杭州有方回春堂,北京有同仁堂,各地应该都有名老中医,不过中医历史上江南的名医很多,可以在江浙一带寻一下.

这些就是我的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