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会让你的呼吸缓慢,让你感觉当呼出的空气下行时心口的热度,而命运的歌声与音乐,会让你的这种感觉渐渐强烈,当达到共鸣时,你已经泣不成声了,而这正又是呈现了命运的悲剧。贝多芬的命运,就在这首热行的曲子当中,正中每一个有故事的人的心底,将热传导后的不能自己。

The opera of the ghost,又是这么一个悲惨的命运,而这种命运的魅影如影相随,让他承受了整整一生的不安与自卑。音乐,成了所寄托的自信,只有在这种音乐下面,才有了生活的意义与成熟和思考,冲动只是隐藏在面具之后。当它被摘下的一刻起,就打开了厌恶,就让这背后的冲动完全的释放,而这种释放就解开了这命运的音乐,不能自己后的魔庵。

生活于这个世界,一个个如此的影子,总是随身而动,动着自己,却有时不知道为谁而动。是从什么时候起呢?你笔下那个五彩缤纷的冒险,成为了我持之以恒的梦想?而这种梦想,让我被之奋斗了几十年,实现了却不是自己的梦想,黛也有了天使音乐的歌喉,随身了一个英俊的伴侣,而你,the opera of the ghost,却什么也没有,在痛苦中释放自己多年的压抑与不安的自卑。

这就是歌剧魅影的命运,也是众多迷惘羔羊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