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我们生活的环境,是有一个占小便宜的生活环境的,有小权力的人, 贪小物品;有大权力的,有机会的时候,自然就占更大的物品.
在中村这个小地方的小餐馆,四个人吃饭,五个菜, 一盘鸡28块,一盘尖椒肥肠32块, 吃完了,饭店还主动的拿了一包利群,一块毛巾给教练,然后把钱算在我们的帐上,一共160多块. 我和同行的两个军人都无语,但我们似乎都默认了这样的做法, 教练也非常熟练的将送的东西拿走, 在餐馆里的每个教练均是如此, 我所见到的无一例外 .
这种风是由来已久了, 据说各个驾校都在打击这种事情, 但是执行的力度一直是有问题,民间餐馆希望驾校教练给他们代来生意,而这些所有的损失,都由广大的学员来承担.
这应该也算是一种贪污, 一方面有人想贪, 另外一方面有人帮助他们贪污, 然后又没有人监督,还有就是由来以久的这样驾校方式,让学员不敢得罪教练. 想来我们社会的非常多的地方, 有类似的情况. 说来说去,还是一个制度管理的问题, 人制的社会,就必然有手脚可做, 没有有效监制的制度与真正独立的执行, 也就必然决定了这种制度的一张白纸. 百姓的纵容, 说到底是因为认清这个形势下的一种妥协.
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一种近似乌托邦式的期望,只是梦想终归只是梦想,现实终归还是残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