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在那个满
目疮痍生灵涂炭的年代,她从香港逃难至重庆。面对一个在时局政界一手遮天的男人的追逼,如何才能保全自己,保全丈夫,保全事业?她选择了屈服,却又做不到
坦然。丈夫的因病去世,戴笠的意外身亡,让她的心更着了伤痛,所以慢慢消沉,忍度余生。

玛莲娜的结局终究算是圆满的,虽经历了动荡波折。战争的残忍之处不止在于它的血腥杀戮,还在于它让幸存的人自保之暇互相残杀。在那个物资匮
乏人心惶惶的时代,你无法再要求一个人去高尚,劣根性自然层层剥现。高尚,只是在个人利益得以保障之后的装饰,它不属于赤裸裸的时代。如同文革,让最老实
敦厚的人做出最恶毒的事,而这不是一个人的错。

我们最后谁也怪不了,还好有时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