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物价飞涨,对生活的影响开始慢慢的感受到。近来见报诸多的奶粉事件,浮现水面或还沉在半中央未见光的事件,让人对这个世界安全的极度怀疑与不安全。这种息息相关的饮食问题,不仅仅用一次事故来形容了。回想之前的大头婴儿事件,到最近的结石婴儿事件,民族中最没有抵抗力的婴儿成了资本的牺牲品。大头婴儿(有待调查)与结石婴儿事件,远没有现在想象的这么简单,真相是什么,还有待这样有责任的新闻工作者去发掘,甚至公安部应该彻底去调查此事,抽丝剥茧,找到事情的真相,扳倒幕后的主导人物,我们的政府有这样的魄力和责任心么?
  对于政府的处事,特别是地方政府处事的公平性方面,一直存有深深的怀疑,因为,基层政府处事的不公平,罄竹难书。想来只有是经历过拆迁的百姓,对于此中的感受最为贴切。拆迁一事,对于多数人看来,是一个发财的好时机,但是对于多数百姓来说,只是恶梦的开始。举例来说,当前拆迁,一般有货币安置和宅基地安置两种方式。也就是说,如果你的房子被评估值二十万,那么,你可以选择拿二十万然后得到一块宅基地,或者选择拿到四十万。但是,这对多数原本就不富裕的农民来说,恶梦开始了。一般拆迁后,因为政绩的考虑,都会对新的住宅建造有相应的规划,要求达到相应的标准,加上一些内部的猫腻,造价会大大高于所得的赔偿,这种情况就会造成最后地也失了,生活保障丢失了,一辈子的辛苦就得到了一间徒有外表的毛坯房。
  中国的农民阶级自古都是被人所操控利用的,当起义需要人员时,农民便是最好的征兵来源,一旦建立了帝国,最后受压迫剥削最厉害的还是农民。从最初的耕者有其田,到最后田地被迫被收回,农民如同风筝,永远不能真正踏上属于自己的土地。如统治者手中的一枚棋子,随意被丢弃,刚烈的个性,被长久的侵略而磨灭。

2008年09月20日下午 于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