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brucebot.blogbus.com/files/s/11978122250.jpg)  杭州的都市快报是一份我很喜欢的报纸,从高中开始看到,大学时曾经因为在外面上大学,所以除了回家时看,上学时基本是不看的。但是我也会想法让我的家人朋友给我寄几份过来看看。现在回杭州工作了,基本上每天都会去买一份。
  今天也是像往常一样买了一份都市快报,很喜欢第十七版天下的开篇文章<2007 焦虑的胶着>,他当中引用到了屈原的天问,霍金的"地问"一诗。天问我们都知道,这是两千多年前,屈原写的,但是霍金的地问一诗,没有听说过,作者说是去年他写的。所以我就GOOGLE了,想搜索到他这首诗。我使用了"survive the next 100 years hawking" 作为关键词来搜索,发现居首的一条居然是yahoo answer上的霍金先生前网友们提出的一个问题:How can the human race survive another hundred years?

In a world that is in chaos politically, socially and environmentally, how can the human race sustain another 100 years?

作者在文章里面说:去年,英国的霍金写了"地问"一诗,很短,很简单,很复杂:"世界政治、社会动荡,环境恶化,人类如何走过下一个100年?"写的很好,也很能与前面屈原的天问一诗对应起来。但是,只是一问题,到这里就变成了一首诗,是不是太快了,或者不是很适当。刚刚也打了电话给他们,他们说,你的意见,我们会考虑的。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链接:

GOOGLE中的Survive the next 100 years+hawking

How can the human race survive another dundred years?